您當前所在位置:商虎僑鄉汽車網 > 資訊中心 > 正文
先發無優勢?谷歌無人駕駛汽車項目真浪費先發優勢了嗎
  • 來自:資訊中心時間:2017-06-03

據彭博社報道,不久以前,Alphabet的無人駕駛汽車雄心似乎失去前進勢頭,盡管它是最早上路測試無人駕駛汽車的。它沒有商業計劃,面臨先發優勢被傳統汽車廠商和Uber等硅谷創業公司抹去的危險。它似乎開啟了另一項“登月”項目,之后,Alphabet嚴肅認真起來了。

 

去年年末,該公司將無人駕駛汽車部門分拆成為名為Waymo的獨立實體。本月,Waymo開始在菲尼克斯部署裝載著各種內部技術的廂式旅行車,測試無人駕駛出租車服務。Waymo還發動訴訟戰爭,控告Uber在收購前谷歌工程師安東尼·萊萬多夫斯基(Anthony Levandowski)創立的無人駕駛汽車創業公司時,竊取Waymo的商業機密。萊萬多夫斯基曾領導谷歌的無人駕駛汽車部門。Uber周二將他解雇,原因是他拒絕將據稱被偷走的機密文件提交給法庭。Waymo轉眼之間就讓一位主要競爭對手與其明星工程師分道揚鑣。

就在幾個月前,評論家們稱,Alphabet浪費了自己在無人駕駛技術領域的先發優勢。Waymo流失了數位工程師——其中包括最初的技術主管克里斯·厄姆森(Chris Urmson)和萊萬多夫斯基招募的數位人員——而且僅與一家汽車廠商(菲亞特克萊斯勒)達成了合作協議。汽車行業和諸多的創業公司都在大舉涉足無人駕駛技術。特斯拉也在大力鼓吹它的Autopilot自動駕駛技術。

幕后進展

但在幕后,Waymo強化了自身的工程實力,并進行了技術改善。據知情人士透露,自去年12月從Alphabet的X實驗室分拆出來以后,該部門緊鑼密鼓地展開人才招聘,包括從谷歌今年早些時候出售的部門Terra Bella招募了數位工程師。Waymo還設計了新的硬件,幫助汽車更好地觀察周圍的環境情況。與此同時,它正在與本田公司進行合作談判,爭取再達成一份汽車制造合作協議。本月早些時候,Waymo還宣布與Uber在打車服務市場最大的競爭對手Lyft在美國展開合作。

與此同時,Uber遭受一連串麻煩的困擾。在被指內部普遍存在性騷擾行為之后,該公司陷入了頗為嚴重的文化危機,多位高管陸續離職。前美國司法部長埃里克·霍爾德(Eric Holder)將于本周就該問題向該公司發表一份內部報告。已經離開Uber的高管包括:從底特律高調招來的謝里夫·馬拉克比(Sherif Marakby),他之前在Uber的無人駕駛汽車部門負責與汽車廠商的合作事宜。本月早些時候,他回歸福特。Uber的無人駕駛汽車項目另有數位工程師也在近期離職,從他們的LinkedIn資料來看,他們都投奔由曾供職于Uber或者Waymo的機器人專家創立的無人駕駛技術公司。

雖然首批無人駕駛汽車預計要5年到10年后才會正式在美國上路行駛,但目前該新興行業的競爭已經白熱化。讓Uber靠邊站,又或者至少讓它步履維艱,會給Waymo帶來鞏固自身地位的寶貴時間。但Uber CEO特拉維斯·卡蘭尼克(Travis Kalanick)出了名的頑強好斗,他認為公司生死存亡將取決于能否掌握無人駕駛技術。Uber有可能會跟其它公司合作開發該類技術,它已經擁有龐大的全球駕駛網絡——這一點對于收集無人駕駛汽車數據至關重要。

與此同時,Waymo和Uber的法律戰爭還遠未結束。解雇萊萬多夫斯基,可支持Uber有關它從未接觸過據稱是他在離開Alphabet之前下載的那些商業機密的主張。Uber還稱,其激光雷達技術的開發并沒有萊萬多夫斯基的參與。從法律角度來看,Uber除了將他逐出公司之外別無選擇。這么做也表明,該公司遵守法院指令,沒有試圖去庇護該被控偷竊數千份商業機密文件的高管。該舉或許也預示著Uber將會尋求某種訴訟和解方案。該案件仍有可能會轉移到刑事法庭;隨著萊萬多夫斯基不再受聘于Uber,也不再受制于它,他可能會配合檢察官,以換取豁免權——這一態度轉變可能會對Uber不利。

“正如Waymo通過迫使Uber解雇萊萬多夫斯基來改善自己的處境,Uber也通過與他保持距離來改善自己的處境。”沒有參與該案件的硅谷知識產權律師吉姆·普利(Jim Pooley)指出,“這都是為了給自己降低風險。”

東莞站 佛山站 廣州站 河源站 惠州站 江門站 揭陽站 茂名站 梅州站 清遠站 汕頭站 汕尾站 韶關站 深圳站 陽江站 云浮站 湛江站 肇慶站 中山站 珠海站 百色站 北海站 崇左站 宿州站
叫人坐飞机买保险赚钱骗局